今天:
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
?
首页 | bet36正规网站 | bet36娱| bet36官方网站 | 参建用兵 | 征兵工作 | 军事训练 | 国防教育 | 国防法规 | 双拥共建 | 国防知识 | 峥嵘岁月 | 光荣榜
· 征兵工作条例 · 山东省征兵工作若干规定
?
?
峥嵘岁月
?
?
峥嵘岁月
?
?
兵器大观
?
?
国教图库
?
?
战事战历
?
动态推荐
-
2018年征兵工作政策信息
-
2018年征兵工作政策信息
-
洪胜兵来我县检查指导民兵组织调整
-
2018年度全县武装工作会议召开
-
2018年度全县武装工作会议召开
-
县人武部组织机关党员到吕艺镇高渡
-
县人武部组织机关党员到吕艺镇高渡
-
宋传胜到陈户镇调研精准扶贫工作
-
我县驻军官兵盛赞党的十九大胜利召
-
我县驻军官兵盛赞党的十九大胜利召
-
我县民兵组织紧急状态下维稳演练活
-
我县民兵组织紧急状态下维稳演练活
-
扎紧国防大数据的安全篱笆
?
国防法规
-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交通法》
-
《中国人民解放军院校招生工作条例
-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》
-
《退役士兵安置条例》
-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教育法》
-
《军人抚恤优待条例》
?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峥嵘岁月 >> 峥嵘岁月
?
与无名烈士半个多世纪的心灵对话
文章出处:??文章作者:??添加时间:2011-03-15 09:43:36??点击次数:
?

——访为无名烈士义务守墓数十年的复员军人潘长泰老人

311,我们一行慕名来到博兴县吕艺镇王浩村,拜访义务为无名烈士守墓数十年的潘长泰老人。老人现在与儿子同住,家在王浩村南侧,是一户典型的农家四合院,朱漆大门,五间正房砖墙红瓦,宽敞明亮。潘长泰老人见到我们非常高兴,热情地给我们让座倒茶。当得知他的事迹已经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赞扬,特别是县里既将峻工的新烈士陵园,将要设无名烈士墓地专区,县民政局将把全县范围内的无名烈士全部安葬到烈士陵园的消息,老人十分激动。老人和我们说:“这位烈士牺牲的那一年,我才十五岁,他的年龄比我大十岁左右,我总是叫他老同志。”在陪同我们拜祭无名烈士墓的时候,潘长泰老人轻轻地把酒倾洒到烈士墓前,说道:“老同志,大家来看你了。告诉你个好消息,再过一段时间,把你挪到个好埝儿去!”这时,老人的眼圈有些泛红,随行人员无不动容。

?

不能忘了烈士们的功绩

?

到了潘长泰老人家里,老人打开了话匣子。“1942年,那时候我才十五岁,日本鬼子来扫荡,八路军在我们这里打鬼子、反扫荡,保护老百姓。那年麦收的时候,在南边道口村打起来了,后来部队抬来两个受伤的八路军,在村南的庙里养伤,由于条件太苦了,也是伤得太重,两个人都没能救过来,埋在俺村地里了。后来,一位烈士的家里人找来,起走了一个坟。剩下的一个,应该是家里不知道,或者是家里人也逃荒到外地了吧,反正一直没人来找。”

我问老人:“当时抗战的有八路军,也有抗日爱国的国民党部队。您能确认这位烈士是哪支部队吗?”“能,村里老人都说,是杨司令的部队,就是杨国夫(时任清河军区司令员,笔者注)。当时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他。”老人很肯定地说,“烈士刚安葬的时候,部队写了木牌子,插在坟上,由于多年风吹日晒,后来木牌子没有了,烈士姓甚名谁就不知道了。”“我小的时候,对义士非常崇敬。有时候跟着大人给他添添土。从1970年开始,年年清明啊,十月初一啊,我都要去看望一下老同志,烧点纸钱,敬上一杯酒,往坟头添几掀土,然后陪着老同志说说话。后来俺村的复员军人张东才也去祭扫,张东才去世后,他老伴也按照他的嘱咐去扫墓。”

潘长泰老人春节前生了一场大病,我们见到他时已经基本恢复了,思维敏捷,记忆很好,只是耳朵稍有些背。?老人笑着对我们说:“我现在还能骑着自行车到十几里地以外去赶集!”我们了解到,潘长泰老人生于1928年,1945年入伍,所在部队先后隶属于渤海军区三分区、华东野战军某纵队16团、第二野战军炮兵纵队,参加过黄麻战役、济南战役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,以及华中南剿剿匪作战,曾转战于临淄、益都、临朐、济南、薛城、徐州、滁州、孝感、宜昌、重庆等地,历任战士、副班长、班长、副排长、排长、营房科助理员等职,于1952年复员返乡。老人说:“复员回来以后,我就经常想,我自己打了很多仗,光是黄麻战役,就打了100多仗,最多的一天就打了3仗,衣服、帽子上曾经被子弹穿了七个眼。如果牺牲了也许会像这位烈士一样,所以我有义务为烈士守墓、扫墓。我们现在的好生活,是烈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。生活好了,不能忘了烈士们的功绩。你们带来了县里要集中安葬无名烈士的消息,这也说明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们。我已经老了,不知还能给烈士扫几年墓,能把这名老同志集中安葬到烈士陵园,我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。”

?

?

俘虏兵里有地下党

?

老人谈兴很好,说起了他在战争年代的往事。“打潍海战役的时候,我带着2名战士,在薛城负责看管从前方押回来的俘虏。那场仗解放军抓的俘虏真多啊,我们3个人就看管了180名俘虏,多亏有薛城的民兵帮着看守。”我问:“当时我军的优待俘虏政策能落实吗?”“能,俘虏的菜金和我们的战士的菜金是一样的,”老人接着说,“这些俘虏都集中在一座大屋里,有2个团长,很多营长”,“有一天,团司令部来了2个‘高级干部’,3匹马,骑着两匹,牵着一匹,到了以后,说是找一个姓王的俘虏”,“有很多俘虏登记的时候不用真名,当时也不可能核实得很清楚。我有些纳闷,没有这个人啊。后来按照团司令部领导的指示,我到屋里查问,‘有没有叫王某某的啊?” “我记得从门后边站起来一个俘虏营长,说,我就是。可这个人当时登记的时候是姓李的。”“这个人叫出来后,和司令部的‘高级干部’说了一些话,后来他们就握手,互相叫同志,那个亲热劲挺让人感动的。然后就一起骑上马走了。”“我想,那应该是我们解放军的地下党吧!”

?

七天征了三十万斤稻谷

?

谈起往事,老人的记忆和思维都非常活跃。“部队打到重庆以后,我就负责征粮了。”我问:“好征吗?”“好征,”老人显得很兴奋,“当时的政策是,普通老百姓的不征,只征地主的粮,只征大户人家的粮。打开谷仓以后,几十担,甚至上百、上千担的都有。地方的领导打上借条,粮食就供应部队了。最多的时候,我们七天征了三十万斤稻谷。”“当时部队的主要任务是剿匪,解放军一个班,就把国民党残匪几十个兵撵得往山里跑。但到山里剿匪的时候,部队会有损失,牺牲了不少战友。”说到这里,老人的心情很沉重。“我们的征粮工作队也有很多危险,配合我们征粮的一个镇长,天天和我们吃在一起、睡在一起,后来查明,是个国民党特务。多亏发现得早,才没有造成大的牺牲!”“作战任务基本结束后,部队组织了阅兵,刘、邓首长检阅了我们,还有李达,是参谋长。通过主席台的时候,我们感到非常自豪!”说到这里,老人有些混浊的眼睛突然闪闪发亮起来。

既将离开的时候,我们一行人再次向老人表示敬意,并祝他健康长寿。老人拉着我们的手,久久不愿意分开。他说:“国家每个月给我补助420块钱。和献出生命的革命烈士相比,我现在很知足了。老同志的坟在这里一天,我就得看护一天,常陪着老同志说说话,说说党的好政策,说说现在的好生活,告诉他,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他们,会永远记住他们的功绩!”

?
?
<?=征兵宣传图展?>
征兵宣传图展
<?=征兵宣传图展?>
征兵宣传图展
<?=征兵宣传图展?>
征兵宣传图展
<?=征兵宣传图展?>
征兵宣传图展
<?=征兵宣传图展?>
征兵宣传图展
?
友情链接:
中国国防部 中国国防动员网国防在线国防资讯网中国滨州滨州信息港
版权所有 博兴县国防教育办公室 电话:0543-2320832 投稿邮箱:bxgfjy@163.com 鲁ICP备09055219号
滨州企业云
滨州婚庆网
滨州论坛
中国滨州网